Assorted links

by on February 24, 2007 at 6:30 pm in Web/Tech | Permalink

1. Mortality bonds, the next big market?

2. Privacy and free speech codes, from Virginia Postrel

3. A Mexican culinary adventure

4. Markets in nothing?, NBA style

Mike Huben February 24, 2007 at 6:19 pm

Of course, folks like Virginia Postrel (with their conservative/libertarian axe to grind), don’t mention that college speech codes are not nearly as oppressive as corporate speech codes.

“… the place where [adults] pass the most time and submit to the closest control is at work. Thus, without even entering into the question of the world economy’s ultimate dictation within narrow limits of everybody’s productive activity, it’s apparent that the source of the greatest direct duress experienced by the ordinary adult is _not_ the state but rather the business that employs him. Your foreman or supervisor gives you more or-else orders in a week than the police do in a decade.”
Bob Black, The Libertarian As Conservative, 1984

kurt February 24, 2007 at 8:49 pm

Of course universities should be allowed to restrict speech, or not. What these authors should actually be worried about is the way universities are funded. One cannot decide upon “speech laws” when universities are funded by taxpayers’ money.

TJIT February 24, 2007 at 9:45 pm

Mike,

Folks like you (with a liberal axe to grind?) steadfastly refuse to see that much of the duress you complain about in the workplace is in place because of goverment mandates and encouragement.

Drug testing is a rather classic example of this.

Mike Huben February 25, 2007 at 11:57 am

Dennis, like many libertarians, you are too busy repeating slogans to actually face the real world.

People can and do choose their governments. Ask any of the millions of immigrants. It simply amazes me that so many libertarians don’t realize this simple reality contradicts their dogmas. If you think you can’t emmigrate to another nation, you’re mistaken.

As for colleges, they are at least as free a choice as the workplace. And you would be hard-pressed to explain how colleges are more constricting of freedoms than the workplace.

TJIT: Judging from your example, your “much of the duress” isn’t much at all. Drug testing isn’t anywhere near common, is often privately required (instead of by law), and is sometimes sensible.

No, I think we all have much bigger problems with orders from bosses such as “put out or get out”, orders to work long, uncompensated hours, harassment, etc.

Kurt: I’d be very interested to see a comparison between speech and behavior codes of public and private universities. Very likely the privately funded ones would have the more restrictive codes.

And of course, freedom of speech is not absolute (you’d have to do away with libel and slander laws for example.) Which is why you can be arrested for disturbing the peace shouting at night on public streets. Speech codes at publicly funded universities are usually an attempt at similarly pragmatic bounds. At private univerities, especially religious ones, the codes are often not nearly as benign. Postrel and her ilk are simply looking for ways to bash government

Keith February 25, 2007 at 1:45 pm

Oh, this Huben guy’s site is freakin’ hilarious!

I love the quotes section where he sticks himself between Bertrand Russell and Frederich Hayek! I guarantee you this, people: The only place you’ll ever see Mike Huben lumped in with Bertran Russell and Frederich Hayek is on Mike Huben’s web page!

TJIT February 25, 2007 at 2:49 pm

Mike said

Judging from your example, your “much of the duress” isn’t much at all. Drug testing isn’t anywhere near common, is often privately required (instead of by law), and is sometimes sensible.

I guess the take home message is that if Mike likes a workplace practice it does not count as duress. It is also interesting that in Mike’s world corporate speech codes are oppresive but forcing employees to urinate on command is not oppresive.

By 1991, 62 percent of large U.S. companies were forcing their employees to “drop trou” as a condition of employment—a figure that in recent years has dropped slightly, but still stands at roughly 50 percent.

If something is required by 50 percent of the large companies it seems like a pretty common practice to me.

And lets look at the nonsense that much of this is privately required.

Today in Dallas the Office of National Drug Control Policy is holding the first of four “summits” aimed at encouraging random drug testing of students.

So here we have the government lobbying for random drug testing, putting policies in place to make it easier, and providing grants to pay for it. At the end of all of this government involvement Mike will be able to say, with a straight face I’m sure, that this is a “privately required” policy.

Tool

Mike Huben February 25, 2007 at 8:28 pm

Poor little Keith. He’s upset because I showed Dennis he was dead wrong: people can and frequently do change governments. So, to try to make things better, Keith moves the goalposts: governments “make it difficult”. And it’s expensive. Well, the joke goes “now that we’ve established what you are, we’re merely dickering over price.” It’s difficult and expensive for most people to change jobs or move within a nation, but libertarians don’t whine about that: only when they have an excuse to bash government.

And Keith also attempts the famous libertarian mind-reading trick, reading that I am “hate-blinded, have “bias”, “are clearly very unsophisticated”, and “just want the excuse to defend any and every government intervention, no matter how stupid”. Unfortunately, while Keith believes in his mind-reading ability, everybody else can see he’s just projecting his own feelings.

When Keith does some opposition research and visits my site, he notices that I quote some libertarian-like folks such as Hayek. This strikes him as strange: can’t I think in black and white the way he does? Perhaps it never occurs to him that because no two libertarians hold the same wacky beliefs, they sometimes make good arguments against each other’s beliefs.

“I guarantee you this, people: The only place you’ll ever see Mike Huben lumped in with Bertran Russell and Frederich Hayek is on Mike Huben’s web page!” Care to bet some money on that? I’m always willing to take a sucker who isn’t intelligent enough to google.

Ricardo February 25, 2007 at 9:08 pm

I’m not sure what freedom to emigrate has to do with any of this. Postrel’s point is that colleges are starting to monitor students’ online activity for speech that is “inappropriate,” not out-right illegal. I fail to see how raising concern of how this might be intrusive or over-stepping authority is government-bashing (and I did not see any distinction in the article between public and private universities).

Of course, the situation with employers is much different. Employees, for better or worse, represent their employer while they are working and can damage the reputation of their employer through offensive speech. Tim Hardaway’s idiotic comments about homosexuality are a perfect example: the NBA canned him because failing to do so would have given the impression of tacit support and tolerance of Hardaway’s views. Students are not generally thought of as representatives of their college.

sent August 16, 2007 at 7:12 pm

轻型货架
中型货架
重型货架
海宁货架
常州料箱
连云港料箱
淮阴料箱
徐州料箱
盐城料箱
扬州料箱
南通钢制料箱
镇江料箱
南京料箱
无锡料箱
嘉善料箱
慈溪料箱
萧山料箱
金华料箱
绍兴料箱
宁波料箱
昆山料箱
吴江料箱
张家港料箱
江阴料箱
丹阳料箱
无锡料箱
常州料箱
淮阴料箱
徐州料箱
盐城料箱
扬州料箱
南通料箱
苏州料箱
镇江料箱
南京料箱
金华货架
永嘉货架
宁波模具架
悬臂货架
阁楼货架
工业货架
汽车4S店货架
仓储笼
苏州仓储笼
宁波仓储笼
轻型货架
无锡货架
液压搬运车
轻型货架
南通货架
轻型货架
重型货架
杭州货架
宁波货架
衢州货架
余姚货架
重型货架
无锡货架
苏州货架
中型货架
重型货架
江都货架
泰州货架
太仓货架
昆山货架
吴江货架
张家港货架
常熟货架
溧阳货架
金坛货架
扬中货架
丹阳货架
淮阴货架
无锡货架
常州货架
徐州货架
张家港货架
余姚货架
嘉善货架
萧山货架
余杭货架
衢州货架
金华货架
丽水货架
温州货架
绍兴货架
湖州货架
嘉兴货架
杭州货架
无锡货架
金华仓储笼
衢州仓储笼
萧山仓储笼
义乌仓储笼
慈溪仓储笼
诸暨仓储笼
舟山仓储笼
瑞安仓储笼
无锡仓储笼
扬州仓储笼
镇江仓储笼
江阴仓储笼
张家港仓储笼
金坛仓储笼
吴江仓储笼
南通仓储笼
镇江塑料托盘
扬州塑料托盘
无锡塑料托盘
塑料托盘
求购货架
轻型货架
中型货架
托盘货架
贯通货架
马鞍山仓储笼
宁波重型货架
杭州轻型货架
杭州中型货架
杭州重型货架
杭州悬臂架
杭州4S店货架
宁波轻型货架
宁波中型货架
永嘉仓储笼
丽水仓储笼
温州仓储笼
台州仓储笼
绍兴仓储笼
宁波仓储笼
嘉兴仓储笼
宁波仓储笼
杭州仓储笼
盐城货架
南通货架
苏州货架
镇江货架
南京货架
工业货架
轻型货架
中型货架
重型货架
悬臂货架
零配件库房货架
仓储货架
上海货架
浙江货架
角钢货架
部队货架
萧山货架
长兴货架
永嘉货架
海宁货架
富阳货架
松阳货架
龙泉货架
宁海货架
瑞安货架
兰溪货架
永康货架
温岭货架
义乌货架
金华货架
临海货架
湖州货架
绍兴货架
宁波货架
杭州货架
杭州货架
杭州货架
货架
角钢货架
轻型货架
重型货架
悬臂货架
模具货架
阁楼货架
工业货架
仓库货架
大连货架
安徽货架
部队货架
无锡货架
江西货架
江阴货架
汽车4S店货架
重型货架
仓储笼
托盘
登高车
塑料托盘
物流台车
贯通货架
轻型货架
中型货架
杭州货架
绍兴货架
金华货架
长兴货架
余姚货架
济南仓储笼
登高车
挂板架
4S店货架
堆垛架
苏州货架
南通货架
扬州货架
盐城货架
徐州货架
淮阴货架
连云港货架
常州货架
丹阳货架
金坛货架
常熟货架
无锡货架
南京货架
镇江货架
嘉兴货架
湖州货架
杭州货架
隔离网片
贯通式货架
模具货架
悬臂货架
重型货架
中型货架
轻型货架
嘉兴货架
宁波货架
绍兴货架
台州货架
温州货架
金华货架
衢州货架
余杭货架
诸暨货架
慈溪货架
瑞安货架
义乌货架
货架厂
汽车4S店货架
杭州货架
湖州货架
阁楼货架
悬臂货架
模具架
中型货架
温州货架
重型货架
仓储笼
货位式货架
重型货架
登高车
阁楼货架
轻型货架
中型货架
悬臂货架
仓库货架
轻型货架
货架
角钢货架
轻型货架
中型货架
重型货架
悬臂货架
模具货架
阁楼货架
工业货架
仓库货架
仓储货架
密集货架
立体库货架
汽车4S店货架
移动式货架
滚轮货架
贯通货架
大连货架
郑州货架
重庆货架
成都货架
部队货架
湖北货架
湖南货架
河北货架
新疆货架
昆明货架
合肥货架
安徽货架
江西货架
惠州货架
江门货架
江门货架
惠州货架
江西货架
安徽货架
合肥货架
昆明货架
新疆货架
河北货架
湖南货架
广州货架
广州货架厂
江苏货架
辽宁货架
沈阳货架
山东货架
张家港货架
无锡货架
扬州货架
杭州货架
杭州货架
苏州货架
浙江货架
温州货架
上海货架
北京货架
南京货架
上海货架
绵阳货架
成都货架
日照货架
潍坊货架
东营货架
德州货架
聊城货架
济南货架
青岛货架
山东货架
海宁货架
永嘉货架
长兴货架
松阳货架
德清货架
龙泉货架
龙泉货架
宁海货架
富阳货架
瑞安货架
兰溪货架
永康货架
舟山货架
舟山货架
温岭货架
义务货架
台州货架
金华货架
临海货架
嘉兴货架
湖州货架
绍兴市货架
宁波货架
温州货架
杭州货架
江苏货架
靖江货架
金湖货架
滨海货架
太仓货架
吴江货架
泰兴货架
常熟货架
淮安货架
江阴货架
宜兴货架
张家港货架
昆山货架
南通货架
扬州货架
盐城货架
淮阴货架
连云港货架
镇江货架
徐州货架
无锡货架
苏州货架
常州货架
苏州货架
南京货架
南京货架
物流台车
载物台车
物流台车制造
料箱
钢制料箱
钢料箱
料箱
置物架
挂板架
登高车
登高车制造
铁板手推车
手推车
堆垛架
巧固架
折叠式仓储笼
仓储笼制造
仓储笼制造
仓储笼制造
仓储笼
塑木托盘
堆垛架
铁托盘
木托盘
木托盘制造厂
塑料托盘
塑料托盘
钢托盘
托盘
角钢货架
中型货架
中型货架
货架
货架厂
仓库货架
仓储货架
密集架
立体库货架
汽车货架
移动式货架
滚轮货架
密集架
贯通货架
阁楼货架
模具货架
悬臂货架
货架厂
货架
重型货架
轻型货架
江阴货架
湖北货架
东莞货架
佛山货架
中山货架
深圳货架
广东货架
广州货架
江苏货架
辽宁货架
沈阳货架
山东货架
张家港货架
无锡货架
杨州货架
杭州货架
苏州货架
浙江货架
温州货架
上海货架
北京货架
南京货架
角钢货架
中型货架
中型货架
货架
工业货架
仓库货架
密集架
汽车4S店生产货架
仓储货架
立体库货架
移动式货架
滚轮货架
贯通货架
搁楼货架
模具货架
悬臂货架
货架
重型货架
货架厂
物流台车
载物台车
物流台车
料箱
折叠式料箱
钢制料箱
钢料箱
料箱
置物架
整理架
登高车
登高车
挂板架
不锈钢手推车
轻型货架
置物架
铁板手推车
手推车
堆垛架
折叠式仓储笼
仓储笼制造
仓储笼
塑木托盘
铁托盘
木托盘
钢托盘
塑料托盘
托盘
仓库货架
部队货架
塑料托盘
静音手推车
巧固架
巢湖货架
芜湖货架
大连货架
郑州货架
天津货架
重庆货架
四川货架
云南货架
湖北货架
河北货架
新疆货架
塑料托盘
塑料托盘
昆明货架
新疆货架
合肥货架
成都货架
安徽货架
江西货架
惠州货架
江门货架
东莞货架
佛山货架
中山货架
广东货架
江苏货架
辽宁货架
深圳货架
广州货架
沈阳货架
山东货架
张家港货架
无锡货架
扬州货架
杭州货架
苏州货架
浙江货架
温州货架
上海货架
北京货架
南京货架
上海货架
绵阳货架
成都货架
日照货架
潍坊货架
东营货架
德州货架
聊城货架
济南货架
青岛货架
山东货架
海宁货架
永嘉货架
长兴货架
松阳货架
德清货架
龙泉货架
富阳货架
宁海货架
瑞安货架
兰溪货架
永康货架
舟山货架
舟山货架
温岭货架
义务货架
金华货架
临海货架
湖州货架
绍兴市货架
宁波货架
杭州货架
江苏货架
靖江货架
金湖货架
太仓货架
吴江货架
泰兴货架
常熟货架|
淮安货架
宜兴货架
张家港货架
昆山货架
南通货架
扬州货架
盐城货架

sent August 16, 2007 at 7:22 pm

物流台车
载物台车
物流台车
南京货架
南京货架
南京货架
苏州货架
无锡货架
徐州货架
常州货架
镇江货架
连云港货架
淮阴货架
盐城货架
南通货架
昆山货架
张家港货架
宜兴货架
江阴货架
淮安货架
常熟货架
泰兴货架
吴江货架
太仓货架
滨海货架
金湖货架
靖江货架
江苏货架
杭州货架
杭州货架
温州货架
宁波货架
绍兴市货架
湖州货架
嘉兴货架
临海货架
金华货架
台州货架
义务货架
温岭货架
舟山货架
舟山货架
永康货架
兰溪货架
宁海货架
富阳货架
宁海货架
宁海货架
龙泉货架
德清货架
松阳货架
长兴货架
永嘉货架
海宁货架
山东货架
青岛货架
济南货架
聊城货架
德州货架
东营货架
潍坊货架
日照货架
成都货架
绵阳货架
上海货架
南京货架
北京货架
上海货架
温州货架
浙江货架
苏州货架
杭州货架
扬州货架
无锡货架
无锡货架
张家港货架
山东货架
辽宁货架
江苏货架
广州货架
广东货架
深圳货架
中山货架
佛山货架
东莞货架
江门货架
惠州货架
江西货架
安徽货架
合肥货架
昆明货架
新疆货架
河北货架
湖南货架
货架
云南货架
云南货架
四川货架
成都货架
重庆货架
成都货架
重庆货架
郑州货架
大连货架
芜湖货架
济南货架
部队货架
仓库货架
工业货架
手推车
整理架
折叠式料箱
货架
角钢货架
轻型货架
中型货架
重型货架
角钢货架
轻型货架
中型货架
中型货架
重型货架
悬臂货架
模具货架
阁楼货架
通廊货架
移动式货架
托盘
塑料托盘
料箱
登高车
手推车
铁板手推车
置物架
文件柜
货架
轻型货架
货架
货架厂
模具货架
轻型货架
重型货架
轻型货架
贯通货架
阁楼货架
模具货架
悬臂货架
货架厂
塑料托盘
货架
重型货架
轻型货架
工业货架
库房货架制造
仓储货架
立体库货架
汽车4S店生产货架
移动式货架
贯通货架
阁楼货架
模具货架
悬臂货架
塑木托盘|塑
铁托盘
塑料托盘
钢托盘
托盘
中型货架
角钢货架
中型货架
货架
登高车
登高车
不锈钢手推车
铁板手推车
堆垛架
巧固架
折叠式仓储笼
仓储笼制造
仓储笼
物流台车
塑料托盘
载物台车
物流台车
料箱
塑料托盘
塑料托盘
料箱
置物架
置物架
置物架
上海货架
绵阳货架
德州货架
成都货架
青岛货架
聊城货架
山东货架
长兴货架
海宁货架
德清货架
龙泉货架
富阳货架
宁海货架
永康货架
兰溪货架
瑞安货架
舟山货架
舟山货架
温岭货架
义务货架
永康货架
舟山货架
义务货架
温岭货架
金华货架
台州货架
嘉兴货架
绍兴市货架
湖州货架
宁波货架
嘉兴货架
宁波货架
江苏货架
温州货架
靖江货架
滨海货架
太仓货架
泰兴货架
吴江货架
淮安货架
常熟货架
巧固架
折叠式仓储笼
仓储笼制造
仓储笼
塑木托盘
铁托盘
木托盘
塑料托盘
钢托盘
托盘
搬运车
液压搬运车
手动液压搬运车
手动搬运车
手动搬运车
液压搬运车
手动液压托盘搬运车
搜索搬运车
电动托盘搬运车
平板搬运车
平板搬运车
平板搬运车
油桶搬运车武汉
手动托盘搬运车
液压油桶搬运车
无人搬运车
天津工具柜
深圳工具柜
南京工具柜
工具车工具箱
工具车价格
油桶车
全电动搬运车
半电动搬运车
手动平台车
搬运车
手动搬运车
文件柜
储物柜
工具车
工具柜
油桶搬运车
油桶搬运车
油桶搬运车
油桶搬运车
油桶搬运车
油桶搬运车
油桶搬运车
油桶搬运车
油桶搬运车
油桶搬运车
油桶搬运车
油桶搬运车
油桶搬运车
工具柜
工具柜
工具柜
工具柜
工具柜
工具柜
工具柜
工具柜
工具柜
工具柜
工具柜
手动液压托盘搬运车
手动液压托盘搬运车
手动液压托盘搬运车
手动液压托盘搬运车
手动液压托盘搬运车
手动液压托盘搬运车
手动液压托盘搬运车
手动液压托盘搬运车
手动液压托盘搬运车
手动液压托盘搬运车
半电动搬运车
半电动搬运车
半电动搬运车
半电动搬运车
半电动搬运车
半电动搬运车
半电动搬运车
半电动搬运车
半电动搬运车
半电动搬运车
半电动搬运车
半电动搬运车
半电动搬运车
半电动搬运车
电动托盘搬运车
电动托盘搬运车
电动托盘搬运车
电动托盘搬运车
电动托盘搬运车
电动托盘搬运车
电动托盘搬运车
电动托盘搬运车
电动托盘搬运车
电动托盘搬运车
电动托盘搬运车
网片
移动式货架
滚轮货架
贯通货架
阁楼货架
模具货架
悬臂货架
货架厂
货架
重型货架
轻型货架
汽车4S店生产货架
立体库货架
密集架
仓储货架
仓库货架
工业货架
中型货架
货架
物流台车
载物台车
料箱
钢制料箱
钢料箱
料箱制造
置物架
置物架制造
挂板架
货架
密集架
立体库货架
汽车货架
移动式货架
滚轮货架
贯通货架
阁楼货架
模具货架
悬臂货架
货架厂
铁托盘
木托盘
塑料托盘
钢托盘
托盘
角钢货架
中型货架
中型货架
仓储货架
密集架
货架
登高车
轻型登高车
登高车生产厂
不锈钢手推车
铁板手推车
手推车
堆垛架
仓储笼
塑木托盘
货架
货架
重型货架
轻型货架
兰溪货架
塑料托盘
舟山货架
塑料托盘
永康货架
塑料托盘
塑料托盘
塑料托盘
临海货架
塑料托盘
湖州货架
宁波货架
温州货架
江苏货架
塑料托盘
塑料托盘
靖江货架
塑料托盘
滨海货架
泰兴货架
湖州货架
绍兴市货架
宁波货架
温州货架
江苏货架
江苏货架制造
靖江货架
金湖货架
滨海货架
太仓货架
吴江货架
泰兴货架制造
常熟货架
淮安货架
江阴货架
宜兴货架
张家港货架
昆山货架
南通货架
扬州货架
盐城货架
淮阴货架
连云港货架
镇江货架
常州货架
徐州货架
无锡货架
苏州货架
苏州货架
南京货架
货架
货架公司
货架厂
重型货架
角钢货架
货架
货架厂
模具货架
悬臂货架
阁楼货架
贯通货架
滚轮货架
移动式货架
汽车货架
立体库货架
密集架
仓储货架
库房货架制造
货架制造
中型货架
中型货架
角钢货架
托盘
钢托盘
塑料托盘
木托盘
铁托盘
塑木托盘
仓储笼
折叠式仓储笼
巧固架
堆垛架
手推车
铁板手推车
不锈钢手推车
登高车
登高车
挂板架
置物架
料箱
钢料箱
料箱
物流台车
载物台车
仓储笼
仓储笼
仓储笼
仓储笼
钢托盘
钢托盘
钢托盘
钢托盘
轻型货架
轻型货架
轻型货架
轻型货架
中型货架
中型货架
中型货架
中型货架
重型货架
重型货架
重型货架
托盘
托盘
托盘
仓储笼
钢托盘
南京货架
仓储货架
货架
货架
货架
货架
仓储货架
仓储货架
仓储货架
货架公司
货架公司
货架公司
货架厂
货架厂
货架厂
南京货架
南京货架
轻型货架
轻型货架
中型货架
中型货架
重型货架
重型货架
托盘
托盘
钢托盘
钢托盘
仓储笼
仓储笼
塑料托盘
移动式货架
滚轮货架
贯通货架
阁楼货架
模具货架
悬臂货架
货架厂
货架
重型货架
轻型货架
汽车4S店生产货架
立体库货架
密集架
仓储货架
仓库货架
工业货架
中型货架
货架
物流台车
载物台车
料箱
钢制料箱
钢料箱
料箱制造
置物架
置物架制造
挂板架
货架
密集架
立体库货架
汽车货架
移动式货架
滚轮货架
贯通货架
阁楼货架
模具货架
悬臂货架
货架厂
铁托盘
木托盘
塑料托盘
钢托盘
托盘
角钢货架
中型货架
中型货架
仓储货架
密集架
货架
登高车
轻型登高车
登高车生产厂
不锈钢手推车
铁板手推车
手推车
堆垛架
仓储笼

sent August 16, 2007 at 7:31 pm

仓储货架
仓储货架
南京货架
南京货架
南京货架
货架厂
货架厂
货架厂
上海货架
上海货架
上海货架
货架公司
货架公司
货架公司
苏州货架
苏州货架
苏州货架
角钢货架
角钢货架
角钢货架
天津货架
天津货架
天津货架
库房货架
库房货架
库房货架
仓库货架
仓库货架
仓库货架
轻型货架
轻型货架
轻型货架
中型货架
中型货架
中型货架
重型货架
重型货架
重型货架
重型货架
阁楼货架
阁楼货架
阁楼货架
悬臂货架
悬臂货架
悬臂货架
贯通货架
贯通货架
贯通货架
仓储笼
仓储笼
仓储笼
托盘
托盘
托盘
仓储笼
钢托盘
钢托盘
钢托盘
塑料托盘
塑料托盘
轻型货架
中型货架
重型货架
仓储货架
仓储货架
仓储货架
仓储货架
货架公司
货架公司
货架公司
货架公司
货架厂
货架厂
货架厂
货架厂
南京货架
角钢货架
轻型货架
货架
南京货架
中型货架
重型货架
贯通货架
通廊货架
模具货架
抽屉货架
移动式货架
密集货架
立体货架
阁楼货架
悬臂货架
滚轮式货架
整理架
托盘
钢托盘
塑料托盘
仓储笼
上海仓储笼
江西仓储笼
料箱
钢制料箱
物流台车
登高车
工具柜
浙江工具柜
工具车
安徽工具车
工作台
整理柜
辊筒输送机
皮带输送机
倍速链条输送机
板式输送机
升降机/移载机
手推车
静音手推车
铁板手推车
搬运车
手动托盘搬运车
液压手动堆垛机
液压手推平台车
圆桶搬运车/油桶搬运车
电动托盘搬运车
高空拣选车
电动/电瓶叉车
江苏运输公司
货运
南京陆路运输
运输公司
货运
货物运输
危险品运输
公路运输
运输
运输公司
运输|货物运输
货运公司
南京搬家公司
南京物流|沈阳物流
乌鲁木齐物流
大连运输公司
天津运输公司
太原运输公司
南昌运输公司
成都运输公司
合肥运输公司
福州运输公司
江苏运输公司
江苏运输公司
货运公司
货运
福州运输公司
合肥运输公司
南昌运输公司
太原运输公司
天津运输公司
大连运输公司
乌鲁木齐物流|
南京物流
南京搬家公司
货运公司
运输
运输公司
运输
危险品运输
货物运输
货物运输
运输公司
南京陆路运输
运输
货运
重型货架
中型货架
货架
货架公司
货架
工位器具
工具车
工具柜
垃圾车
登高车
物流台车
折叠式货箱
钢料箱
货箱
货架
折叠式仓储笼
仓储笼
柱式托盘
栈板
钢托盘
托盘
物料整理架
流利条货架
悬臂货架
阁楼式货架
货架
移动式货架
模具货架
贯通货架
搬运车
高空拣选车
全电动托盘搬运车
半电动托盘搬运车
电动托盘搬运车
油桶搬运车
圆桶搬运车
堆垛车
液压手动堆垛机
电动液压托盘搬运车
电动搬运车
手推车
搬运车
手动液压托盘搬运车
手推车
南京手推车
静音手推车
手推车
贯通货架
移动式货架
阁楼货架
悬臂货架
模具货架
抽屉货架
重型货架
次重型货架
轻型货架
货架
无锡货架|无锡货架厂
扬州货架|杨州货架厂
杭州货架|杭州货架厂
苏州货架|苏州货架厂
浙江货架|浙江货架厂
温州货架|温州货架厂
上海货架|上海货架厂
北京货架|北京货架厂
上海货架 |上海货架厂
绵阳货架|绵阳货架制造
货架厂|货架公司
成都货架|成都货架制造
日照货架|日照货架制造
潍坊货架|潍坊货架制造
东营货架|东营货架制造
永嘉货架|永嘉货架制造
济南货架|济南货架制造
青岛货架|青岛货架制造
山东货架|青岛货架
海宁货架|海宁货架制造
永嘉货架|永嘉货架制造
南京货架制造
长兴货架|长兴货架制造
松阳货架|松阳货架制造
德清货架|德清货架
龙泉货架
宁海货架|宁海货架制造
富阳货架
瑞安货架
兰溪货架|兰溪货架制造
永康货架|永康货架制造
舟山货架|舟山货架制造
货架公司
舟山货架|舟山货架制造
温岭货架|温岭货架制造
义务货架|义务货架制造
台州货架|台州货架制造
金华货架|金华货架制造
临海货架|临海货架制造
嘉兴货架|嘉兴货架制造
湖州货架|湖州货架制造
绍兴市货架|绍兴市货架制造
宁波货架|宁波货架制造
仓储货架
温州货架|温州货架制造
杭州货架|杭州货架制造
江苏货架|江苏货架制造
靖江货架|靖江货架制造
金湖货架|金湖货架制造
滨海货架|滨海货架制造
吴江货架|吴江货架制造
泰兴货架|泰兴货架制造
常熟货架|常熟货架制造
库房货架
淮安货架|淮安货架制造
江阴货架|江阴货架制造
宜兴货架|宜兴货架制造
张家港货架|张家港货架制造
昆山货架|昆山货架制造
南通货架|南通货架制造
扬州货架|扬州货架制造公司
盐城货架|盐城货架制造公司
淮阴货架|淮阴货架制造|
云港货架|连云港货架制造公司
上海货架
镇江货架|镇江货架制造公司
常州货架|常州货架生产
徐州货架|徐州货架生产|
无锡货架|无锡货架
苏州货架|苏州货架生产
南京货架|
货架|
模具货架
模具货架制造公司
苏州重型货架公司
重型货架公司广州
重型货架石家庄
上海重型货架
横梁式重型货架
成都重型货架
重型货架北京
仓储悬臂重型货架
次重型货架价格
次重型货架
轻中型货架
中型货架天津
中型货架天津
中型货架宁波
广州中型货架
上海中型货架
深圳轻型货架材料
轻型货架厂
万能角钢货架
角钢货架厂
上海角钢货架
广州角钢货架
北京角钢货架
深圳角钢货架
万能角钢货架价格
万能角钢货架常州
角钢货架安装
北京轻型货架
角钢轻型货架
深圳市轻型货架
上海轻型货架
运输
共商货运配载
南京市货运配载
湖南货运配载
西安货运配载
南京货运
南京运输公司
货运公司
南京货运公司|
南京货运代理公司
货运公司
南京货运代理
南京货运价格
南京货运网
南京货运配载
南京货运出租
南京货运信息
南京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南京货运市场
货运
广州货运公司
西安至南京货运公司
上海物流公司
北京物流公司
深圳物流公司
广州物流公司
杭州物流公司
宁波物流公司
南京物流公司
成都物流公司
中国物流公司
南京货运公司
上海陆路运输
陆路运输ppt
国际陆路运输
上海货运
货运代理
货运公司
北京货运
鼓风干燥箱
西安鼓风干燥箱
气流干燥箱
青岛干燥箱
真空干燥箱
上海真空干燥箱
电热真空干燥箱
真空恒温干燥箱
干燥箱操作规程
电热恒温干燥箱价格
数显电热干燥箱
台式干燥箱
热风循环干燥箱
数显鼓风干燥箱
冷冻干燥箱
红外线干燥箱
电热干燥箱
烘箱
红外干燥箱
电热干燥箱
电热恒温鼓风干燥箱
电子干燥箱
恒温干燥箱
电热恒温干燥箱
鼓风干燥箱
电热鼓风干燥箱
干燥箱
孵化器
鸡鸭孵化机
鹌鹑孵化机
大型孵化机
云南孵化机
山东孵化机
小型孵化机
广西孵化机
智能孵化机
孵化机价格
孵化机设备
电热隔水式恒温箱
光照培养箱种子发芽箱
人工气候箱
生化培养箱
生化培养箱
电热恒温两用箱
台式精密培养箱
电热恒温培养箱
台式电热干燥箱
高低温试验箱
隧道炉
真空干燥箱
组装式冷藏保鲜室
种子发芽室制造
种子发芽室
智能型全自动光照培养箱
智能型全自动光照培养箱
老化室制造
老化室
干燥箱
干燥箱
老化室
智能型全自动光照培养箱
种子发芽室
组装式冷藏保鲜室
真空干燥箱
隧道炉
高低温试验箱
台式电热干燥箱
电热恒温培养箱
台式精密培养箱
电热恒温培养箱
生化培养箱
人工气候箱
光照培养箱种子发芽箱
电热隔水式恒温箱
孵化机设备
干燥箱
老化室制造
智能型全自动光照培养箱制造
种子发芽室制造
种子发芽室
组装式冷藏保鲜室
真空干燥箱
隧道炉
高低温试验箱
台式电热干燥箱
电热恒温培养箱
培养箱
台式精密培养箱
电热恒温两用箱
生化培养箱
生化培养箱
人工气候箱
光照培养箱种子发芽箱
电热隔水式恒温箱
孵化机设备
孵化机价格
智能孵化机
孵化机
广西孵化机
小型孵化机
山东孵化机
云南孵化机
大型孵化机
鸡鸭孵化机
孵化器
干燥箱
真空干燥箱
干燥箱
电热鼓风干燥箱
鼓风干燥箱
电热恒温干燥箱
恒温干燥箱
电子干燥箱
电热恒温鼓风干燥箱
电热干燥箱
红外干燥箱
烘箱
烘箱
电热干燥箱
红外线干燥箱
冷冻干燥箱
数显鼓风干燥箱
热风循环干燥箱
台式干燥箱
数显电热干燥箱
电热恒温干燥箱价格
干燥箱操作规程
真空恒温干燥箱
恒温干燥箱
电热真空干燥箱
上海真空干燥箱
真空干燥箱
真空干燥箱
青岛干燥箱
气流干燥箱
西安鼓风干燥箱
鼓风干燥箱
智能型全自动光照培养箱
智能型全自动光照培养箱
真空干燥箱
高低温试验箱
电热恒温培养箱
电热恒温两用箱
生化培养箱
光照培养箱种子发芽箱
孵化机设备
智能孵化机
小型孵化机
小型孵化机
云南孵化机
鹌鹑孵化机
孵化器
电热鼓风干燥箱
电热恒温干燥箱|
电子干燥箱|
电热干燥箱
烘箱|
红外线干燥箱
数显鼓风干燥箱|
台式干燥箱
电热恒温干燥箱价格
真空恒温干燥
上海真空干燥箱
青岛干燥箱
西安鼓风干燥箱
干燥箱
求购烘箱
精密烘箱
恒温烘箱
电热烘箱
电烘箱
高温烘箱
热风循环烘箱
真空烘箱
油桶搬运车
储物柜
手动搬运车|
搬运车
手动平台车
搬运车
半电动搬运车
全电动搬运车
油桶车
工具车
移动工具车
工具车价格
工具车工具箱
南京工具柜
深圳工具柜
天津工具柜
液压搬运车
无人搬运车
液压油桶搬运车
油桶搬运车武汉
平板搬运车
平板搬运车
平板搬运车
电动托盘搬运车
搜索搬运车
液压搬运车
搬运车
手动液压搬运车
液压搬运车
搬运车
货架
货架
物料整理架
托盘
钢托盘
货箱|料箱
物流台车
工具柜
工具车
工作台|
整理柜
手推车
仓储笼
堆垛架
登高车
置物架
搬运车
堆高车
货架
货架
南京货架
苏州货架
无锡货架
常州货架

Missliang August 17, 2007 at 1:31 am

houyuping 07年8月17日

wow gold
wow gold
wow power leveling
wow power leveling
wow powerleveling
wow powerleveling
world of warcraft powerleveling
world of warcraft powerleveling
world of warcraft power leveling
world of warcraft power leveling
powerleveling
powerleveling
wow powerleveling
wow powerleveling
wow power leveling
wow power leveling
power leveling
power leveling
wow power level
wow power level
china tour
china tour

翻译公司
翻译公司
上海翻译公司
上海翻译公司
北京翻译公司
北京翻译公司
监控
货架
鼓风机
风机
风机
涂层测厚仪
涂层测厚仪
红外测温仪
红外测温仪
超声波测厚仪
超声波测厚仪
超声波探伤仪
超声波探伤仪
频闪仪
频闪仪
涂层测厚仪
涂层测厚仪
电火花检测仪
电火花检测仪

google排名
门禁
门禁
门禁系统
门禁系统
搬家
搬家公司
北京搬家公司
光盘制作
光盘印刷
光盘印刷
搬家公司
激光打标机
搬家公司
北京搬家公司
hongkong hotel
hongkong hotel
beijing tour
beijing tour
集团电话
集团电话
china tour
china tour
青春痘
青春痘

Jar Mobile February 9, 2010 at 12:55 pm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this article

Comments on this entry are closed.

Previous post:

Next post: